时隔六年,42岁的薛鹏娥收获了自己班主任生涯的第二个区“中考状元”。而在她看来,第二个比第一个更有意义,“这是课改状元”。

       已经推行课改六年的庆安中学急需中考成绩的“肯定”。

       就在薛鹏娥第一个状元诞生的2010年7月15日,生源被“掐尖”、发展进入瓶颈期的庆安中学,决心用课改“突围”。山东杜郎口中学、昌乐二中的“高效课堂”模式被引进,然而,这种上课“老师讲得少,学生说得多”,课堂围了几个“大方桌”的新课堂让很多人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  “成绩下滑了怎么办?”这种担忧不仅困扰着家长,也困扰着老师。

      “课改状元”是对质疑最有力的“还击”。然而,薛鹏娥和更多的“庆中”人觉得,这场发端于成绩的改革,收获的却远不止于这些,还有教育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【庆安初中,致青春】(点击观看
       2016年7月26日,西安土门团结二路侧旁的小街上,整个小街都因为这所初中的中考成绩陷入了“狂欢”。七八幅展示傲人成绩的红色条幅,随风飘扬的彩旗以及校门口两侧“状元”、“榜眼”、“探花”等巨幅喷绘彩照都让这所学校喜气十足。

       校门卫处随手可拿的“喜报”细致罗列了庆安中学今年中考的十多个莲湖区“第一”:上线率第一、平均分第一、语文、数学、理化、体育、综合以及多项学 科均拔得头筹。而且,今年的成绩是继2014年、2015年之后的“三连冠”。这样的成绩,已经将昔日的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“论生源,我们跟五大名校就不在一个层面上,怎么拼?拿什么拼?”李冰的一席话道出了很多“普通中学”的烦恼。

  • “必须改!穷则变,变则通,不改就没有出路。”李冰说,改革,在校领导班子中达成一致……[详细]

      那年上半年,老校长刘国峰开始不断奔波于课改“名校”取经。紧接着,87位老师分三批赴山东昌乐二中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跟岗式培训。

      改革显得破釜沉舟。那个暑假,这所学校看起来比平时还要繁忙。所有的教室都变了样子,学校为此配备了42套多媒体设备,给每个教室装上了55英寸红外液晶 触摸显示屏和平板型镶嵌式电脑,并新配了1050套新桌椅和126块新黑板。老师们忙着培训,并为开学研讨起草每一个科目的导学案。

  • “很稀奇,同时争议也很大。”42岁的年级主任王小雁说,当时她是一名历史老师,也是一名班主任。培训课上,老师们被分成小组,坐在课桌围起来的大方桌周围,第一次尝试当“课改课堂”的学生……[详细]

       在以应试为目标的教学路上走了几十年的庆安中学,决心回归教育的根本——满足每个学生终身发展的需要,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愿望和能力。

       一开始,学校就确定了“打造高效课堂,减轻学生负担,提高师生综合素质”的课改目标,变讲堂为学堂,让教师走下讲台,带着学生走向知识,让每个学生从“学会”到“会学”,让课堂成为师生共同探究的场所,共享教育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 对新课堂的新鲜劲儿过了以后,孩子们的参与热情就没那高了。尤其是差一点的孩子,不认真预习,课堂不积极参与互动等。

  • 怎么办?如何才能让学生对积极参与到课堂教学钟来?庆安中学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小组、班级、年级评价体系。“年级对班级、班级对小组,小组对组员都有评价标准。这种小组捆绑式评价,也是我们课堂质量提升的核心。”校长李冰说……[详细]

       在庆安中学,每个孩子从初入学分班,就面临着分组。通常情况下,一个班会分成9个组,每组6人,分组标准也颇为讲究,要求“组内异质,优势互补;组间同质,平等竞争”。这个小组共同体会陪伴他们渡过初中三年。
       这种小组捆绑式的文化,奖励和惩罚都是集体的。学校为了给孩子们创造更多上台领奖的机会,一度全校2000多名学生,上台领奖的就多达千人以上。
       渐渐地,老师们发现,诸如团队意识、小组集体荣誉感、组内风气、人际关系、帮扶制度、例会制度等小组隐性文化建设,让学习、管理变得更高效。
  • “以前,我要管54个孩子,而现在,我只用管好9个组长,教会他们如何管理组员就行了。”教师杜红梅说,他对于课改观念的最终转变,其实来自于班级管理的变化,“比以前轻松多了,效率也高。”[详细]

       经过六年的课改实践,庆安中学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课前自主生疑,课中互动解疑,课后拓展迁移的高校课堂模式。老师被从讲台上解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 “没有讲台了,你们做什么?”教师刘芸说,这是老师们被问及最多的问题。课改让他们背负了太多的质疑。

      “于无向处指向,于无法处教法;于无疑处生疑,于无力处给力”李冰的话回答了这个问题。新课堂上,老师的讲课时间一度被要求不能超过三分之一,必须精讲,这无疑对教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要精讲。

      “从讲台上走下来了,不是说学生就不看老师了。”很多老师都觉得,新课堂上,老师的角色更像导演,掌控着课堂进度和节奏,适时答疑解惑。

  • 为了适应高效课堂,庆安中学每一堂课的导学案,都经历了两次备课过程。一次集体备课,用集体的智慧形成一个基础导学案,然后再由任课老师根据自己的风格特点,进行个性化处理……[详细]

       孩子们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  “每堂课都在发言,都在表达,孩子们的语言表达能力、逻辑思维都得到了训练。”李冰说。她听考上高中的孩子们回来说“开学第一节课自我介绍,一站起来就说,声音洪亮、逻辑清楚的,不用问,一定是庆中的。”

       课堂之外,素质教育的推行也让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收获了太多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 孩子们的这一切变化,让每个庆中的老师幸福着。有一次,教师刘芸和毕业的学生聊天,无意中问:“走出学校后,你最怀念学校的是什么?”几个学生不约而同低说,“我最想念我们的老师,学校的氛围。”

  • 校长李冰觉得,孩子们收获的自信和能力,比任何一次高分都让人兴奋,孩子们必将因此受益终生……[详细]

       如今,“三连冠”的中考成绩,让外界对于这所学校课改的认知骤然改变。

       今年中考成绩出来后的某一天,校长李冰从“竞争对手”的校门外经过,偶然听到几个家长的谈话,“人家庆安中学今年考得好得很,听说搞了个啥改革,把娃们忽悠的,都能学得很!”

       外界的肯定无疑是最大的鼓励。“以前经常有人跟我说,你们庆安搞课改搞坏了,但现在不说了。”多个老师表示,已经有好多小学往庆中推荐学生了。

       回顾课改六年,教师刘芸觉得,其实不论传统教学还是新课改,育人的本质没有变。“改了什么?改的只是传统教育模式下,一些做法上的急功近利,方法上的简单粗暴,以及对学生评价上的过于单一。”

  • 课改在庆安中学已深入人心。王小雁说,一次期中考试前,课桌被恢复成原来排排坐的样子,她站在前面,突然发现,自己不会讲课了,“对于我来说,传统课堂恐怕再也回不去了。”[详细]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