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轰轰烈烈的开展了,成千上万的青年学子别无选择、毅然决然地响应了伟大领袖的号召,离别了亲人与故土,来到了偏僻落后的农村和边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开始了改天换地,改造自我的艰难岁月。“知青”这个词便是这批人的称谓,它凝聚这代人风风雨雨和不辍跋涉,也代表了这代人数不清地坎坷、心酸与艰苦奋斗。

    在陕西这片黄土地上,也有这么一批青年也曾在这里笑过、哭过、奋斗过、失落过,他们饱经沧桑,人生最辉煌的梦留在了这里。在他们从未想过的偏僻农村和难以置信的贫困落后中,在风雨飘摇中艰辛而迅速地成长。他们从青春而又单纯的梦中醒来,开始了解国情,了解农民,他们从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中清醒过来,开始反思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他们亲历了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据《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》中记载,1962年—1966年,陕西知青总人数是1.58万人,1967年— 1979年,参与上山下乡的陕西知青总人数是47.45万,期间北京到陕插队的知青总人数2.72万人。)

    时光总是流逝、人生一夜浮沉,那段时光已经过去了,白发苍苍的他们也开始回忆往事。在人类的历史长河里,那段时光或许只是沧海一粟,但对于那个时代,那群人,却是一生不可磨灭的珍贵回忆。为记录这段历史,保留有价值的史料,特向当年上山下乡知青征文。 

    具体要求如下: 

    一、征文内容:反映陕西知青在上山下乡期间工作、学习、生活、友谊等情况。反映知青在艰苦的环境中历练成长的经历;以及亲身体验到的风土民情;或保留的老照片、海报、宣传画等均可。

    二、稿件要求:内容必须是亲身经历的、真实的事情,不能虚构情节;文章紧扣选题;语言顺畅,表达清晰。  

    三、投稿信箱:xyz33214244@163.com  电话:029-33582368

    四、截止日期:2016年5月1日

      请在来稿标题前加上“知青岁月”字样,并在来稿中注明自地址、联系电话、联系人。

    1969年初冬,16岁的习近平来到陕北的延川县,开始了他的7年知青插队岁月。
    习近平先到延安,继而被分配到距离延安80公里左右的延川县,最后,到了文安驿镇。
    回到村子,习近平被安排住到村民张侯娃家院内,当时,住在1号窑洞内的知青,分别是习近平、雷平生、王延生、戴民、杨今生、佟大民。如今,这座院子仍保留着当时的原貌,院子坐北面南,背靠着一座小山丘,东侧有一棵槐树,由西向东分布有三孔窑洞。窑面上题有“为人民服务”,两侧竖读“自力更生、奋发图强”, 落款为1970年。
   来到梁家河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习近平在村里的基建队劳动,基建队的主要任务是打坝淤地,石玉兴说,习近平的工作是铲土。
    在当时,习近平从父母处得到的唯一好处,就是遗传了一副强健的体魄,很快,他就适应了农村的艰苦劳动。村民们回忆,当时习近平穿一件蓝色的旧棉袄,农历二三月,陕北冰雪初融,他常常卷起裤管、光着脚,站在冰水中打坝,“手上磨得都是泡,没听他叫过苦”。
    在2003年,习近平接受央视《东方之子》专访时,回忆了那段岁月:“一年365天,除了生病,几乎没有歇着。下雨刮风在窑洞里铡草,晚上跟着看牲口,还要去放羊,什么活都干,到后来扛200斤麦子,十里山路不换肩。” via经济观察网

     1974年3月,在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口号下,李克强与其他同学在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中,乘坐大客车向凤阳县大庙公社东陵大队进 发。到农村插队,是李克强第一次离家,刚刚踏出院门,就看见李诚站在巷口,一副依依不舍之情。告别时,李诚叮嘱他不忘学习,向农村学习、向社会学习、向书 本学习。
    凤阳,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故乡,有“帝王之乡”之名。从城市来到这块偏僻贫穷的地方,李克强可谓历尽艰辛。由于水土不服,他曾经一度全身皮肤溃烂。然而,他 照样坚持田间劳动,一年到头大都用印有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挎包装着干粮和咸菜下地劳动。渐渐地,农村生活习惯了,农活也大多会做了。那年头劳动强度大,加之 缺少油水和蔬菜,他的饭量显得特别大。革命加拼命精神,着实锻炼了李克强的筋骨,磨砺了他的意志。插队期间,李克强每天从田间披着晚霞归来,心底铭记李诚 教诲,自学起从合肥带来的书籍,夜幕降临之后还往住挑灯夜读。同时,他还尝试着把自己的知识用于实践,带领农民科学种田,推广水稻良种,深得农民的拥护和 公社党委的赏识。via新华网(图为李克强(中)在合肥逍遥津公园与朋友合影。)

回家的路
塘库里的笑声
走不出《朝阳沟》
曾经的冬天
父亲的暖壶
曾经“孩儿王”
“顺瓜”
圪蹴
赶集
盛满乡情的“老碗会”
“书呆子”陈恒
那一抹青痕
夺命的玉米棒
好下不好出
那一夜
黑灰蓝咏叹调
室友小平